相关文章

那缕麦香

发表时间:2019/3/15  作者:jiaxu  浏览次数:28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转眼又到了麦黄季节,一望无际的麦浪一波逐着一波把记忆推到了小时候。

每每在五月来临的时候我就死乞白赖地跟着父母去地里干活,实际上是馋麦穗了。

一眼看不到头的麦地风一吹沙沙响。刚刚泛黄的麦穗籽粒饱满的让我垂涎欲滴。在田间地头趁劳作的父母一不注意我就揪下两穗一边偷偷瞄着父母一边背过身子揉搓起来。搓下来的麦籽圆溜溜的鼓胀。我心急火燎的一边揉一边“呼哧呼哧”的吹掉麦芒,生怕挨骂的我总是大力的吹掉一大半的麦籽,看着掌心里所剩无几如珍珠般圆润的碧绿麦粒一把捂到嘴里,那种筋道,那种清香,咀嚼起来那种满足感让我难以忘怀。

那会儿的小麦是一家人一年的口粮,父母当然不会任我随便糟蹋粮食的,看见了揉麦穗少不得挨一顿骂,母亲知道我馋象征性的数落我几句就罢了,父亲是绝对不允许我胡作非为的,所以我非常怕父亲。

自己家的不让吃我就跑到邻居家的地里发泄似得拔了一大把麦穗。我把麦穗整整齐齐的用一根麦秸扎起来冲弟弟妹妹炫耀地一举,他们就飞跑过来,父亲也跑过来了,他举起巴掌毫不留情的打在我的屁股上,嘴里骂着:“这是一年的收成,我让你糟蹋粮食。”“这不是我们家的,是别人的麦子:”我哭喊着。那巴掌反而更响了。麦子是按不回去了,邻居眼里满满的是痛惜,挥挥手说:“拔下来了,拿走吧拿走吧,让孩子吃吧。”母亲一直的承诺麦熟了还他家几斤麦子然后拉着我回家了。

一顿打换来了一次盛宴。母亲把麦穗清洗干净一穗穗码在箅子上,转圈再放一圈窝头。我们姐弟五个也像窝头一样围在灶台不肯离去,母亲盖上锅的一霎那我的渴望急剧的膨胀,我眼巴巴的等在厨房里,那种煎熬让我坐立不安。母亲边烧着火边看着我笑骂我没出息。我实在难以忍受时间的缓慢,跑出去转一圈,我感觉出去一下时间会过的快一点。当然是不舍得跑远的,回来时果然看见母亲正在掀开锅盖,我们欢呼跳跃在母亲周围笑着叫着。母亲笑骂着我们拿出簸萁把一穗穗黄黄的蒸熟的麦穗捡到簸萁里。

我们围坐在母亲周围看着她把麦粒搓下来,扔掉麦秆然后在簸萁里来回的搓啊搓,搓几下就端起簸萁颠几下,麦芒就纷纷扬扬的飘出去,然后母亲就抓起一小把在手里揉啊揉再一边在两只手里来回的倒一边吹去最里层薄如蝉翼的那个皮,最后她把手伸到小妹嘴边,看着小妹妹张着嘴接住满满的一把麦粒我使劲的咽着唾沫,小妹心满意足的嚼着,她后来说这滋味不仅仅是麦香还有母爱在里面,所以让她回味无穷。

我们按从小到大的顺序挨个的张着嘴分享着母亲递过来的麦粒。没有注意到一脸欣慰笑着的母亲连一个麦籽也没有尝,她只是耐心的揉搓着,轻轻的吹着,仔细的审视着每颗麦粒上有没有沾着麦皮。看着我们满足的咀嚼着麦粒,咀嚼着岁月!

后来麦子黄的时候我就再也没有偷偷拔过麦穗吃。再后来就出门求学也懂得了种田的不易,再后来地里开始用上了化肥,产量高了,用上了农药也没有虫子了,孩子再也不会因为揉一个麦穗而挨打了,但是母亲却不让我们解馋,她说有农药残留。我就再也没有吃过麦穗。只是那年那种味道让我无限回味……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文章阅读网:www.www.zpdianping.com ICP备案编号: 闽ICP备19008013号
本站部分图文采自互联网,如有侵犯请联系本站删除,邮箱:1964851819@qq.com
香港马会资枓大全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