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鬼故事
  • 我遇见的真的是你们吗?我遇见的真的是你们吗?

    这年春末夏初,我生了一场莫名奇妙的病。这场看似平常的小感冒,竟让我在医院里折腾了两个多月。得病初期,我住进市医院急诊科。这是一幢老式的三层砖混楼,看上去已有百年历史,外观虽显陈旧但内部格局还是不错的。

  • 旧照片旧照片

    任小影去上大学的头一天晚上,父亲捧着本书来到她的卧室。“闺女,我让你看个东西。”父亲轻轻地打开书,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抽出一张黑白照片。照片里有两个年轻人,肩并肩坐在一大块岩石上,后面是一片汪洋大海,小影

  • 我的家人我的家人

    我有一个完美的家庭,我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住在一起。我的家人很和睦,在我记忆中从未见他们吵过架,甚至连大声说话都从未有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家都喜欢安静,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过对话。现在的他们,往往一

  • 养蛇养蛇

    作为寝室里的老大,他有个难题要处理。老四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条蛇。一条拇指粗细,两米多长的蛇,通体漆黑,眼睛血红。老四很喜欢这条蛇,天天抱着它睡觉,没事就把它盘在胳膊上走来走去。难题就是——只有老四喜欢

  • 诅咒诅咒

    张苗苗出生时,有个半仙替她算过命。半仙说,她天赋异禀,二十岁后,要慎言。因为她每说一句不好的话,都会成为诅咒。过了今天,她就二十岁了。一过十二点,她立马暗暗说道:“孙丽丽家被拆迁,孙丽丽家被拆迁!”张

  • 照相照相

    肖墨喜欢照相,特别是自拍。他是个摄影师,随身挂着相机,总是走到哪儿拍到哪儿。小镇要举办摄影展了。肖墨有事没事就喜欢跟踪林郁,林郁是肖墨的死对头,也是个摄影师。肖墨希望拍到他出丑的洋相,在摄影展那天大肆

  • 植物人植物人

    大学毕业,林强换了几份并不称心的工作,然后开始在家“啃老”。一天,母亲下班回来,看到躺在床上的林强,不由得怒从心起:“从明天开始,我不会再养你了,赶紧出去找工作!”林强不说一句话,只是直直地看着窗台那

  • 见鬼游戏见鬼游戏

    寝室里住着四个女生。小茵是胆小鬼。胆子小到晚上都不敢多喝水,怕一个人去厕所。小毛最爱捉弄人,跟另两个女生商议晚上一起玩见鬼游戏,吓唬小茵。 天黑了,小毛向三人讲解游戏规则:“我们四个人分别站

  • 禁忌游戏禁忌游戏

    甲和乙是好朋友。他们听到一个禁忌游戏,一直想试试,却不敢。其实这个游戏很简单——午夜零点,两个人,找一个没人的屋子,需要光线幽暗,然后两个人脸贴脸,间距大约5cm,大脑都保持无意识状态,不说话,一直对

  • 危险游戏危险游戏

    他想飛,想有双翅膀。小时候,他就曾将两臂粘满羽毛,从二楼飛下。摔得右腿骨折。现在,他炒股发了财,从工厂里辞职,逃离了残酷现实的环境,终于拥有了充足的时间去做想做的事。他开始钻研,比如在身上绑上几十个氢

  • 午夜飙车午夜飙车

    最近的周峰有些走运,在网上无意中认识了一个喜欢飙车的人。比赛的地点在崎岖狭窄的盘山路,输赢都是以当天两个人的车辆为赌注。周峰则是胜多负少。而对方家里好像很有钱,车的款式每次都不同。而且对方还经常问周峰

  • 狐狸戒指狐狸戒指

    她走了,带走了所有属于她的东西。我环顾一下空荡荡的屋子,角落里的桌子上放着一枚戒指,是她留下的惟一东西。戒指是我买给她的,并不是鸽子蛋,只是一枚普通的水钻戒指。戒指的图案是一只妖娆的狐狸。那只狐狸制作

  • 神医救人神医救人

    我在山里修水库,有半年多没有回家了。这天傍黑,父亲打来电话,让我赶紧回去,说是奶奶病了,用药也不见效,回去晚了,怕是见不上面了。我一听就急了,连假都没有顾上请,只跟同班的人说了声,就急急忙忙地向车站赶

  • 白金项链白金项链

    小芸默默地站在椭圆镜前,看着放在梳妆台上的那条白金项链,想是否把它戴在脖颈上。小芸没有想到丈夫会在这个时候送她一条白金项链--两个人都知道,他们的婚姻已经岌岌可危--各有情人也是心照不宣的事儿。小芸心

  • 绝望绝望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对生活的麻木感几乎把他吞噬。幸亏还有一件事在激励着他,他的死对头老赵还安安稳稳地活着,他不允许自己比他先死,否则死不瞑目。老赵抢了他的爱人,抢了他的职位,抢了理应属于他的一

文章阅读网:www.www.zpdianping.com ICP备案编号: 闽ICP备19008013号
本站部分图文采自互联网,如有侵犯请联系本站删除,邮箱:1964851819@qq.com
香港马会资枓大全2019